<noframes id="vjlfn">
    <address id="vjlfn"><listing id="vjlfn"><progress id="vjlfn"></progress></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vjlfn"><address id="vjlfn"><listing id="vjlfn"></listing></address></address>

    <form id="vjlfn"><th id="vjlfn"><th id="vjlfn"></th></th></form>

    <em id="vjlfn"></em><noframes id="vjlfn">

    2021年收官在即,公募基金的年终分红榜也即将揭晓。据公开数据显示,截至12月26日,年内基金分红总额达2849亿元,较2020年全年的1892.55亿元增长50.54%。其中,债券型基金成为年内分红“主力军”,分红金额占年内分红总额的56.24%,而易方达裕丰回报债券目前以高达110.4亿元的分红金额暂居年内分红榜榜首。在年内基金产品分红金额大幅增长的同时,部分基金管理人旗下产品也实现分红总额超百亿元,数据显示,目前有易方达基金、农银汇理基金、中欧基金、富国基金4家机构的年内分红总额超百亿元。有观点认为,2022年基金机构的分红意愿或仍然存在,但整体分红趋势可能也与2021年的情况类似。

    年内分红总额较2020年全年涨超五成

    今年以来,A股市场跌宕起伏,基金产品的收益也随之波动不断。但在年内行情持续震荡的背景下,公募基金的分红力度却不减反增。

    据Wind数据显示,截至12月26日,年内共有2723只(份额分开计算,下同)基金累计进行5341次分红,分红总额合计达2849亿元,较2020年全年的1892.55亿元分红总额增长50.54%。而2020年全年,共有2423只基金分红4710次。

    具体来看,截至12月26日,年内分红最多的产品为易方达裕丰回报债券,该产品在年内共分红2次,分红金额合计为110.4亿元,也是目前为止年内唯一一只分红金额累计超百亿元的产品。而农银汇理金穗3个月定开债、兴全趋势投资混合则分别以90.1亿元、50.71亿元的分红总额排名分红榜第二、第三名。

    此外,包括上述3只产品在内,目前共有15只基金的年内分红总额超20亿元;同时,分别有38只、106只产品的年内分红金额累计超10亿元、5亿元。若从具体分类来看,债券型基金则仍是公募分红队伍里的“主力军”。数据显示,截至12月26日,债券型基金的年内分红总额达1602.2亿元,在年内全部基金的分红总额中占比为56.24%。

    对于债券型基金分红占比居高的原因,某业内资深研究人士直言,由于债券型基金的持有者多为机构客户,而分红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实现合理避税,因此债券型基金的分红多是应机构客户的要求而进行。如相关基金产品均在分红公告中指出,根据相关规定,基金向投资者分配的基金利润,暂免征收所得税。

    4家公募年内分红超百亿元

    从前述数据不难看出,年内的基金分红数量、分红次数及分红总额均超越2020年全年。事实上,在年内基金产品分红金额大幅增长的同时,部分基金管理人旗下产品也实现分红总额超百亿元。据Wind数据显示,截至12月26日,目前共有4家基金管理人的年内分红总额超百亿元。其中,易方达基金在年内有118只基金合计分红252次,分红总额高达324.65亿元,是年内分红最多的基金管理人。

    另外,农银汇理基金、中欧基金、富国基金的年内分红总额也分别达116.34亿元、111.5亿元、101.95亿元。此外,排在分红榜前十的基金管理人还有南方基金、景顺长城基金、博时基金、华夏基金、中银基金、广发基金,上述机构的年内分红金额均在70亿元以上。

    对于年内分红金额大幅增长的原因,财经评论员郭施亮认为,公募基金年内分红金额骤增,可能与基金机构希望通过分红降低产品规模,把投资利润分给投资者,以减少产品规模过大的管理压力有关。另外,今年的市场环境并不稳定。在震荡市下,不少基金机构容易引发调仓误判风险,所以基金管理人会选择通过分红的方式来提升投资者的资金利用率,以减少年末集中赎回的压力。

    正如郭施亮所说,部分基金管理人或由于在管产品规模过大,为便于管理,会采用分红的方式降低产品规模。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易方达基金旗下明星基金经理张清华在管产品在年内分红总额累计达165.87亿元,为年内分红最多的基金经理。而前述年内分红最多的易方达裕丰回报债券也由张清华、张雅君共同管理。另外,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张清华在管产品共计11只,管理规模达1490.91亿元。

    随着2021年即将结束,2022年的基金分红情况又会呈现怎样的趋势?在郭施亮看来,2022年基金机构的分红意愿或仍然存在,但整体分红趋势可能也与2021年的情况类似。(记者 董亮 李海媛)

    推荐内容

    光明会娱乐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