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vjlfn">
    <address id="vjlfn"><listing id="vjlfn"><progress id="vjlfn"></progress></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vjlfn"><address id="vjlfn"><listing id="vjlfn"></listing></address></address>

    <form id="vjlfn"><th id="vjlfn"><th id="vjlfn"></th></th></form>

    <em id="vjlfn"></em><noframes id="vjlfn">

    A股上市银行中报“收官”,已披露上半年财务数据的40家银行中,超八成不良贷款率出现回落。在整体资产质量呈现向好态势的情况下,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浙商银行成为9家上市股份行中唯一一家不良贷款率上升的银行,而拉长时间线看,该行已连续三年不良贷款率出现攀升。今年6月,浙商银行管理层迎来新一轮调整,因工作安排,该行“一正两副”三位行长级高管辞任,原副行长张荣森于近日获批担任该行行长一职,在新一届领导班子的带领下,这家资产万亿的股份行又将如何发力?

    不良贷款率连年攀升

    今年上半年,41家A股上市银行中,除新晋上市银行上海农商行未披露正式版半年报外,其余40家披露正式版半年报的银行中,有34家银行不良贷款率出现回落,占比超八成;南京银行、宁波银行不良贷款率与上年末持平,仅有浙商银行、重庆银行、西安银行、青农商行4家银行不良贷款率较上年末有所增长。

    作为A股上市股份行1/9的浙商银行成为该阵营中唯一一家不良贷款率上升的银行。截至2021年6月末,该行不良贷款率较上年末提高0.08个百分点,达1.5%。具体到不良贷款分布情况来看,截至上半年末,浙商银行公司不良贷款为163.20亿元,比上年末增加16.80亿元,不良贷款率为1.97%,比上年末上升0.11个百分点;个人不良贷款为28.19亿元,比上年末增加4.20亿元,不良贷款率为0.77%,比上年末上升0.05个百分点。

    而拉长时间线可以发现,该行不良贷款率已连续攀升三年,2018年末-2020年末,浙商银行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20%、1.37%和1.42%。

    不良贷款率连年攀升的同时,浙商银行的拨备覆盖率也呈现下滑态势。截至上半年末,该行拨备覆盖率减少了10.77个百分点至180.24%。2018年末-2020年末该行拨备覆盖率已由270.37%减少至191.01%。

    浙商银行资产质量为何会连年下降?资深银行业分析人士王?;苑治鋈衔?,浙商银行不良贷款率上升,一方面和近年来经济走势有关,过去三年整个经济结构调整导致经济增速逐步放缓,再加上去年疫情冲击,导致资产质量面临更多地挑战。另一方面,与浙商银行过去几年发展大零售、大消费、大资产管理等业务有关,规模扩张过程中会产生新的不良资产。经济增速放缓与规模扩张导致了浙商银行资产质量承压,在资本消耗的情况下,没有更多资本进行补充,进而造成了拨备覆盖率随不良率的上升而下降。

    年轻管理层走马上任

    据了解,浙商银行前身为“浙江商业银行”,2004年重组改制后以“浙商银行”的身份正式开业,并于2016年、2019年分别在港交所、上交所上市。近年来,浙商银行规模扩张迅速。2015年,浙商银行总资产跨入万亿规模行列,截至今年上半年末,该行总资产已达2.15万亿元。

    除业绩情况外,该行近期也披露了该行行长张荣森任职资格获核准的情况。

    今年6月8日,浙商银行发布公告,公示了三位高管辞任的消息,因工作安排,该行行长徐仁艳,副行长徐蔓萱、刘贵山辞任。此后,浙商银行分别透露了领导班子“候补”情况。6月16日,该行第五届董事会2021年度第七次临时会议,审议通过了聘任张荣森担任行长的议案。9天后,在该行第五届董事会2021年度第九次临时会议聘任骆峰、景峰为副行长的议案通过。8月30日,行长张荣森的任职资格获批,两位副行长的任职资格尚待银保监会核准。

    值得一提的是,三位“补位”的行长级高管均是浙商银行内部提拔产生,且较为年轻。现任行长的张荣森原是浙商银行的副行长,而两位“准副行长”骆峰、景峰此前分别担任浙商银行行长助理和首席财务官。张荣森为“68年”出生,而骆峰、景峰均为“79年”出生。

    谈及年轻化管理层入驻对浙商银行的影响,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认为,“新老交替”高管变动是正常的人事调整,浙商银行反应平静。对于高管团队新老交替,年轻化,市场反应颇为正面,股价逆势上扬。几乎同时,穆迪将浙商银行的评级列入上调观察名单,认为该行通过金融科技平台提供的服务为客户带来了成本效益和灵活性,个体信用质量、流动性均得到改善,预计该行的盈利能力和资本水平将逐步趋稳。

    王?;栽虮硎?,浙商银行在二线银行当中算是佼佼者,领导层交替更多起到的是正向积极的作用,新的管理层,尤其是相对年轻管理层进入后可能会有一段时间的磨合期,所以短期内经营增速应该不会有较为明显的提升。

    零售、资管多方面发力

    快速扩张之下,新一届领导班子仍需直面诸多考题。除不良贷款率连年攀升外,浙商银行此前因内控合规问题频频受罚。2020年9月,该行因关联交易未经审批、不良资产虚假出表、虚增存款等31项违规违法,被银保监会???.01亿元。今年7月13日,该行衢州分行也因虚增存款、信贷管理不审慎,被衢州监管分局???00万元。

    在业绩表现上,在今年上半年股份行归母净利润普遍同比增长超10%的情况下,浙商银行同比增长了1.12%,实现归母净利润68.51亿元。而2018年-2020年该行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率则分别为4.94%、12.48%、-4.76%。

    对于浙商银行未来的发展规划,在该行6月30日召开的2020年股东大会上有所透露。张荣森提到,新上任的经营领导班子上任后首要目标是谋发展,将从大零售、大公司、大投行、大资管、大跨境五个方面着力,其中零售业务要深耕浙江,资产管理是重点,并透露该行正在申请理财子公司。

    从2021年半年报来看,浙商银行向零售业发力初见成效。上半年个人存、贷款增速均超过对公业务。个人存款余额为2592.36亿元,较年初增长2.45%;个人贷款余额为2043.47亿元,较年初增长了12.39%。

    资产管理方面,截至2021年6月末,浙商银行理财产品余额为2425.59亿元,其中,个人、机构客户资金占比分别为92.68%、7.32%。报告期内,浙商银行已累计发行理财产品4096.87亿元,同比上升8.17%,实现资产管理服务手续费收入1.99亿元。

    “浙商银行是股份制商业银行中规模‘较小’的银行,但作为一家成立时间不长的股份制银行来说,发展已经是非常迅速,公司结合金融科技,稳固传统业务规模和风控,零售业务开启新的发展动力,结合良好的区域发展态势,保持稳定的奔跑状态,浙商银行竞争力还有较大提升空间。另外,控制不良率、消化不良资产是当前阶段银行业共同努力的目标。”廖鹤凯评价道。

    北京商报记者就不良贷款率上升、管理层变动等问题尝试联系浙商银行进行采访,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回复。(记者 孟凡霞 李海颜)

    推荐内容

    光明会娱乐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