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vjlfn">
    <address id="vjlfn"><listing id="vjlfn"><progress id="vjlfn"></progress></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vjlfn"><address id="vjlfn"><listing id="vjlfn"></listing></address></address>

    <form id="vjlfn"><th id="vjlfn"><th id="vjlfn"></th></th></form>

    <em id="vjlfn"></em><noframes id="vjlfn">

    有着全国范围收单牌照的嘉联支付,仍在与外包商代理上演剪不断理还乱的“爱恨纠葛”。近日,多名为嘉联支付线下推广POS机的代理向北京商报记者反映,已长时间未拿到分润提成,更有甚者被断分润时间已达两年之久。

    拖欠的数万元分润背后,嘉联支付还被指存在收单多层外包的嫌疑。在业内看来,嘉联支付内控管理混乱,后续应当以合规为本,从源头建立起完善的管理制度,并强化反洗钱等合规方面的意识。

    被指拖欠分润长达两年之久

    嘉联支付的“外包债”仍未解决。继4月多名代理向北京商报记者反映嘉联支付拖欠分润一事后,近日,又有代理称,截至目前,已经有两年未收到代理分润,涉及金额2.8万余元。

    来自广东湛江的李华(化名)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他是2018年10月在老乡介绍下,成为了嘉联支付的三级代理商,主要负责线下推销POS机。据他所述,他的上级代理为个人代理,后者主要与一级代理陕西立富数据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立富数据”)合作,当时曾承诺每推出一台机具会给到相应返佣,另外客户有交易行为也会产生相应分润。

    “我们赚取的主要是后期客户刷卡交易的手续费,客户交易1万元我们就有7元分润,而且每刷一笔另有1.5元的提成。”李华指出,在2019年8月前,嘉联支付分润还能正常提现,每个月分润在几百元至数千元不等,但在2019年8月之后,他所申请的提现记录均未成功。

    李华部分分润提现记录

    “已经拖欠了整整两年了。”李华称,跟他一样被拖欠分润的还有多名代理,根据他向北京商报记者提供的后台提现数据,另一被拖欠分润的代理,累计已有3.5万余元未结。

    针对拖欠分润一事,嘉联支付回应北京商报记者称,嘉联支付日常展业均严格根据与外包服务商签署的合同约定履行合同付款义务,足额向外包服务商支付合作合同款项?;诖硭鍪孪?,嘉联支付已成立专项小组,对外包服务商的展业情况进行摸底排查,并已成立客诉专席,对展业过程中存在的所有事实投诉进行及时处理。

    层层代理是症结

    一边是推销代理称多年未见分润,一边是支付机构反馈已足额支付款项,二者各执一词的背后,问题或出在了“层层外包”的代理商展业环节。

    据李华所述,其虽然为嘉联支付推销POS机,但并未直接与嘉联支付公司签订合作协议,当时仅仅是与个人代理约定,该个人代理也是与立富数据公司合作,立富数据给他们发放POS机具,开设嘉联支付后台账户,承诺分润事宜,另问及是否有展业准入、审核培训等,李华称只需缴纳一定押金即可,并未有相关流程。

    “我们都只是推销人员,主要是和代理商合作,因此分润提现也需要上级代理公司立富数据同意,嘉联支付才会把钱打给我们。”李华说道。

    值得一提的是,类似这种层层外包的情况并不鲜见,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在投诉平台,同样有多人称,在做嘉联POS机线下推广,已经被拖欠了8个月的分润提成,上级代理一直逃避称在等总部审核,但截至目前一直没有进一步消息。

    针对李华等人所述的层层代理问题,嘉联支付回应称,公司并不存在层层外包的乱象。目前,公司对于外包服务商管理已制定了《收单外包服务管理办法》并严格执行,对收单外包服务机构的准入进行严格审查,并与外包服务商合作协议中明确外包服务商权利与义务并在官方渠道发布《关于规范服务商业务拓展行为的通知》,一旦发现服务商存在违反外包商合作协议或《关于规范服务商业务拓展行为的通知》等违法违规行为的,嘉联支付将进行严肃处理,包括但不限于视情节进行???、扣除违约金、调降服务商评级、冻结分润、终止合作、上报行业黑名单、上报监管机构及报送公安机关等处置措施。

    不过,根据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发布的《收单外包服务机构备案管理办法(试行)》,从事收单外包服务的机构需在备案后才能够进行服务。北京商报记者查询发现,李华所合作的立富数据公司并未在中国支付清算协会通过备案。

    另对此事,嘉联支付回应称,“我司与陕西立富数据科技有限公司目前仍在合作中,今年年初我司已要求立富数据向支付清算协会提交备案,目前还在备案过程中”。

    对于拖欠分润及备案进展一事,北京商报记者多次拨打立富数据电话均无人接听,不过,李华8月23日晚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已有立富数据工作人员联系他处理分润一事,并承诺将在8月24日为其结算分润。

    在金融科技专家苏筱芮看来,拖欠分润纠纷反映出嘉联支付内控管理混乱,投诉与用户?;せ拼嬖谘现芈┒?,也体现出嘉联支付对合作外包商缺乏有效制约措施。从层层代理情况来看,嘉联支付应当建立成体系的外包商管理制度,从事前审核资质、事中监测跟事后纠纷解决等环节厘清各方权责,健全对外包商的惩戒与制约措施。

    应强化内控管理

    根据最新财报,相较2020年,嘉联支付2021年业绩有回暖之势。从嘉联支付母公司新国都发布的2021年半年报来看,上半年嘉联支付实现营收10.40亿元(收单业务营收9.79亿元),同比增长31.01%(收单业务营收同比增长27.94%);截至上半年嘉联支付累计处理交易流水约8141.40亿元,较去年同期交易流水5778.6亿元增长40.89%,高峰期日交易流水突破70亿元。

    此外,嘉联支付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其上半年实现净利润0.48亿元,业务保持高速增长,主要得益于对全国销售体系、品牌及产品服务的长期投入和建设,与此同时,嘉联支付持续加大对全国分公司业务的投入,截至2021年上半年嘉联支付全国分公司员工总人数增至600人,产品服务能够触达300多个城市地区。未来,嘉联支付将进一步夯实以及下沉全国销售服务网络。

    不过,交易回暖,营收回升的同时,嘉联支付也收到了央行处罚罚单。7月14日,央行广州分行公示行政处罚称,嘉联支付因未按规定保管特约商户身份资料、未按规定设置发送收单交易信息两项违法行为,被处以行政???4万元。对此,嘉联支付回应称,经自查,出于历史原因,公司存在个别存量商户资料未及时录入风控反洗钱系统,导致无法在系统上查询到其身份资料及相关交易信息的情况。

    但这并非孤例。2020年下半年,嘉联支付也多次因反洗钱不力,收到央行大额罚单。

    尽管业务增长,但屡屡被罚,也恰恰反映了嘉联支付的合规漏洞。正如博通分析金融行业资深分析师王蓬博指出,结合目前的展业情况,嘉联支付很多线下代理并不了解商户实际经营情况,进而造成商户管理缺失,慢慢地难免触碰到反洗钱底线。

    在王蓬博看来,后续,作为持牌支付机构,首先还是要对服务商有所甄别,选择完成备案的代理商机构合作;同时,要继续强化反洗钱等合规意识,完善反洗钱机制,建立专业的合规团队,增强反洗钱等风控系统的设计及甄别能力;此外,要从制度上对业务团队加压,让业务团队真正重视合规发展。

    对于嘉联支付后续发展,苏筱芮同样认为,嘉联支付应当以合规为本,从源头建立起完善的管理制度、强化内控管理,对照监管开出的罚单查漏补缺,认真倾听与处理金融消费者的各类诉求,对于业务员、代理商等实施明确的奖惩机制。(记者 刘四红)

    推荐内容

    光明会娱乐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