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vjlfn">
    <address id="vjlfn"><listing id="vjlfn"><progress id="vjlfn"></progress></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vjlfn"><address id="vjlfn"><listing id="vjlfn"></listing></address></address>

    <form id="vjlfn"><th id="vjlfn"><th id="vjlfn"></th></th></form>

    <em id="vjlfn"></em><noframes id="vjlfn">

    A股IPO队伍的后备军中,又有“新面孔”加入。从深交所官网披露的信息来看,卡莱特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卡莱特”)成为近期新受理的企业。不过,卡莱特冲A背后,槽点不少。招股书显示,2020年卡莱特进行了一次突击分红,当期分掉9085万元的现金且数额远超当期的归属净利润,而后又计划将1.5亿元募资用于“补流”,这难免引起圈钱式IPO的质疑。

    2020年现金分红超当期净利

    据卡莱特介绍,公司是一家以视频处理算法为核心、硬件设备为载体,为客户提供视频图像领域综合化解决方案的高科技公司,公司产品主要分为LED显示控制系统、视频处理设备、云联网播放器三大类。

    从卡莱特披露的招股书来看,其2020年突击巨额分红的情形引起不小争议。

    招股书显示,2020年6月10日,卡莱特有限(系卡莱特前身)股东会作出决议,同意公司向股东分配利润85万元。上述分红时隔一个月后,2020年7月22日,卡莱特有限股东会又作出决议,同意公司向股东分配利润9000万元。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之日,上述股利已支付完毕。经计算,2020年卡莱特共向股东们派发了9085万元的现金红利。

    据招股书,2020年卡莱特实现的归属净利润为6378.94万元,这一分红数额远超卡莱特当期的归属净利润。经北京商报记者计算,2020年卡莱特现金分红的数额占到当期归属净利润的比例约142.42%。

    资深证券市场评论人布娜新认为,用“真金白银”回报股东是好事。

    不过,报告期内卡莱特的现金分红并不是稳定与持续的,其在2018年、2019年、2021年1-3月均未进行过现金分红。

    财务数据显示,2018年、2019年卡莱特实现的归属净利润分别为2400.14万元、6278.84万元。经计算,2019年、2020年卡莱特的归属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161.6%、1.59%。

    在经济学家宋清辉看来,卡莱特的这种做法不免让市场产生突击分红的质疑。在后续的审核中,这其中的原因、合理性恐将被监管问询。

    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种分红金额远超当年净利润的做法,实际上分配的是历年累计未分配利润中的一部分,说明现任股东们不愿意与未来的潜在投资人共享既往经营积累。

    股权关系显示,此次发行前,周锦志合计控制卡莱特63.09%的股份,系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从持股比例来看,大部分现金分红进了周锦志的“腰包”。

    投融资专家许小恒认为,合理的分红体现了公司良好的财务状况,可以增强投资者信心,吸引更多投资者进入。不过,一次性分红金额过高,甚至超过了全年的净利润,类似掏空“家底”式分红的方式并不可取,这也给公司后续还能不能分红打上一个问号。

    经营活动现金流转负

    在大手笔分红的同时,卡莱特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在2020年出现负值的情形,也引发市场对公司“造血”能力的关注。

    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以及2021年1-3月,卡莱特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379.98万元、520.2万元、-1233.26万元及-5748.28万元。数据显示,2018-2020年以及2021年1-3月,卡莱特的净利润分别为2398.24万元、6316.29万元、6378.94万元、1392.43万元。

    从披露的招股书来看,报告期各期卡莱特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低于当期净利润且2020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由正转负,今年一季度持续为负。

    许小恒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一般来讲,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为负值,说明企业经营过程中应收账款过多,现金收入少,说明该企业采取的是市场扩张的战略,此阶段公司侧重在市场份额的增长上,成长期企业这样的现象比较多。

    许小恒还称,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低于净利润的原因有很多,正常情况比如因生产经营规模扩大等造成的固定资产折旧、存货、财务费用及经营性应收、应付项目的变动叠加而成。

    许小恒坦言,通常来看,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为负值或说明企业“造血”能力不足。不过,这要结合企业不同周期、投资活动和融资活动现金流来辩证看待,需要全方面立体做“检查”。

    另外,报告期内卡莱特的应收账款也居高不下。2018-2020年以及2021年1-3月,卡莱特的应收账款账面净额分别为5049.17万元、8577.69万元、12417.83万元和9847.83万元。

    卡莱特在招股书中称,公司对主要客户给予一定的信用期限,导致公司报告期内应收账款余额增长较快。不过,卡莱特亦坦言称,公司已足额计提坏账准备,但若下游客户经营状况发生重大不利变化,公司存在应收款项无法回收的风险,将对公司未来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1.5亿募资用于“补流”

    大手笔分红派现后,卡莱特还拟在上市后募资“补流”。

    招股书显示,卡莱特此次拟募集资金83106.65万元,用于LED显示屏控制系统及视频处理设备扩产项目、营销服务及产品展示中心建设项目、卡莱特研发中心建设项目、补充流动资金。

    具体而言,卡莱特在LED显示屏控制系统及视频处理设备扩产项目、营销服务及产品展示中心建设项目、卡莱特研发中心建设项目、补充流动资金四个项目上分别拟投入的募集资金金额为10687.31万元、18501.32万元、38918.02万元以及15000万元。

    经计算,卡莱特拟将募集的资金用于补充流动资金的比例约为18.05%。

    卡莱特认为,2018年以来,公司销售规模迅速增长,业务和人员规模的不断扩大使得公司在材料采购、薪酬支出、市场开拓等方面对运营资金的需求不断增加;同时,公司未来也将保持持续性的研发投入,急需补充一定规模的流动资金以保障公司的正常经营和业务发展规划的顺利实施。

    卡莱特表示,募集资金补充流动资金将提高公司流动资产占比,优化公司财务结构,降低财务风险。同时,补充流动资金可以有效支撑公司的日常经营、平台建设、技术研发和市场开拓,为公司经营规模扩张奠定良好基础,进而提升公司的核心竞争力。

    然而,卡莱特一边大手笔分红一边募资补流的情形,也遭到圈钱式IPO的质疑。布娜新认为,“任何情况下,都会有少数企业利用一个不合理的做法来募资。而是否属于圈钱,需要综合判断”。

    柏文喜则称,如果市场对于企业的基本面与经营能力都认可,而且发行计划能够顺利完成的话,企业上市前大笔分红派现、再以上市募资补充流动资金的这一行为只要不存在欺诈与挪用行为,就不能简单地被认为存在圈钱嫌疑。

    针对公司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向卡莱特发去采访函,卡莱特证券部相关人士表示,“目前我们相关负责人不在,可以帮忙转交相关问题”。但截至北京商报记者发稿,未收到卡莱特的相关回复。(刘凤茹)

    推荐内容

    光明会娱乐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