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vjlfn">
    <address id="vjlfn"><listing id="vjlfn"><progress id="vjlfn"></progress></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vjlfn"><address id="vjlfn"><listing id="vjlfn"></listing></address></address>

    <form id="vjlfn"><th id="vjlfn"><th id="vjlfn"></th></th></form>

    <em id="vjlfn"></em><noframes id="vjlfn">

    冲A失败案例频现,8月才刚过去5天的时间,就有5家IPO黄了。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这5家企业中,有4家企业系主动撤单,其中佛山市蓝箭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蓝箭电子”)、固安信通信号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固安信通”)两家公司都已进入提交注册阶段,最终不得不放弃上市的机会。相比之下,思柏精密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思柏精密”)冲A未果则是未在规定时限内进行回复,这也是创业板注册制下的首例。无论是被动终止还是主动撤单,都利于从源头上把好资本市场入口关,推动资本市场高质量发展。

    两公司已提交注册

    北京商报记者从证监会官网获悉,8月4日,证监会连续发布两条科创板股票发行注册程序终止的通知书。

    具体来看,2021年7月19日,蓝箭电子和保荐机构金元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提交了《佛山市蓝箭电子股份有限公司关于撤回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申请文件的申请》和《金元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关于撤回佛山市蓝箭电子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申请文件的申请》,主动要求撤回注册申请文件。根据《科创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注册管理办法(试行)》第三十一条的规定,决定终止对蓝箭电子发行注册程序。

    固安信通的命运和蓝箭电子如出一辙。2021年7月20日,固安信通和保荐机构安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也主动要求撤回注册申请文件,因此证监会决定终止对该公司发行注册程序。

    这意味着蓝箭电子、固安信通科创板IPO告败。截至北京商报记者发稿,上交所官网也已更新了蓝箭电子、固安信通IPO终止注册的相关信息。

    回溯蓝箭电子的IPO之路,2020年6月29日上交所受理蓝箭电子的IPO申请,同年12月31日IPO申请获通过。今年3月4日,蓝箭电子进入提交注册阶段。与蓝箭电子一样,固安信通从受理到过会,IPO进展也很顺利,且于今年2月20日先于蓝箭电子提交注册。这距离蓝箭电子、固安信通A股上市只差临门一脚。

    然而,在提交注册后,固安信通、蓝箭电子却一直未能获得证监会的首肯。投融资专家许小恒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进入提交注册环节并不代表企业进入安全区,迟迟未能注册生效或许是固安信通、蓝箭电子主动终止的考量因素。

    为何迟迟未能注册生效?背后有何隐情?北京商报记者致电蓝箭电子证券部进行采访,但对方电话一直未有人接听。记者还多次致电固安信通证券事务部进行采访,对方电话一直显示“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忙,请稍后再拨”。

    思柏精密IPO被动终止

    除了固安信通、蓝箭电子外,进入8月以来,思柏精密、山东卡尔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卡尔股份”)、浙江衣拿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衣拿智能”)3家公司的IPO也均告败。

    相比之下,思柏精密处于被动地位。据深交所官网披露的信息显示,深交所于2020年7月31日依法受理了思柏精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的申请文件,并依法依规进行了审核。截至2021年7月17日,思柏精密未在规定时限内回复深交所审核问询,审核问询回复时间总计已超过3个月,因此深交所终止了对思柏精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的审核。

    而思柏精密也是创业板注册制下首例因未在规定时限内回复而被终止IPO的公司。针对公司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致电思柏精密董秘办公室进行采访,不过对方电话未有人接听。

    卡尔股份、衣拿智能则为主动撤单。以卡尔股份为例,卡尔股份创业板IPO于2020年10月9日获受理,同年11月5日进入问询阶段。截至今年6月25日,卡尔股份已完成三轮问询回复。不过,今年7月30日,卡尔股份却突然向深交所申请撤回申报文件,8月2日深交所便终止了对卡尔股份的IPO审核。

    对于公司IPO为何撤单、后续是否会有继续IPO的打算等问题,卡尔股份董秘办公室相关人士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主动终止还是基于公司的战略调整,后续可以关注一些相关的公告”。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自今年下半年以来,企业主动撤单的案例频现。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教授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撤回IPO有可能是监管加码,和证监会最近一段时间加码现场检查也不无关系。而监管为了防止劣质企业上市,提高了信披的门槛,也提高了IPO的门槛”。

    苏宁金融研究院特约研究员何南野谈到,由于监管层开启多轮现场检查,对IPO申报工作做得粗糙的企业形成了震慑,因此不少企业主动撤单。

    盘和林还表示,当前监管层的监管半径延伸,对于撤回资料的IPO公司,监管层力量需要进一步下沉,对于拟IPO的撤单企业不可一撤了之。

    “未来IPO的趋势之一,是入口端审核进一步严格,现场检查、财务核查可能会不定期地推行,以使得不符合标准的企业自动退出排队序列;二是在审核端保持高效,保障上市的可预期性;三是在持续监管和退市端保持严格,强化对上市公司的监管,以实现资本市场生态的有效循环。”何南野如是表示。(记者 刘凤茹)

    推荐内容

    光明会娱乐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