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vjlfn">
    <address id="vjlfn"><listing id="vjlfn"><progress id="vjlfn"></progress></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vjlfn"><address id="vjlfn"><listing id="vjlfn"></listing></address></address>

    <form id="vjlfn"><th id="vjlfn"><th id="vjlfn"></th></th></form>

    <em id="vjlfn"></em><noframes id="vjlfn">

    一年内两次借壳均失败!继去年7月借壳海南椰岛失败后,北京博克森传媒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克森”)借壳弘宇股份(002890)一事也告败。7月11日晚间,弘宇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决定终止收购博克森100%股权。

    一年内两度借壳失败

    伴随着弘宇股份的一纸终止重组公告,博克森借壳也按下了“终止键”。

    7月11日晚间,弘宇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决定终止重大资产重组事项。据了解,弘宇股份原拟通过资产置换及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博克森100%股权,同时,公司拟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

    根据弘宇股份披露的重组预案显示,公司拟将除保留资产之外的全部资产及负债作为置出资产,与刘小红、刘立新、博克森管理等合计79名交易对方所持博克森100%股权的等值部分进行置换。本次重组拟置入资产的相关财务指标预计超过上市公司对应指标的100%,且本次交易将导致上市公司主营业务发生根本变化。根据《重组管理办法》的规定,本次交易构成重组上市。

    不过,筹划数月,上述重组最终折戟。

    对于终止本次重大资产重组的原因,弘宇股份表示,自筹划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以来,公司严格按照相关法律法规要求,组织相关各方推进本次交易工作。但截至目前,以2020年12月31日为基准日的审计、评估工作未能完成,导致基准日发生变更,改变了双方原有合作基础并对整个重组造成重大影响。经公司董事会审慎研究决定终止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博克森官网显示,公司已成为集体育竞赛表演、赛事推广、媒体运营及搏击职业培训为一体的大型体育产业集团。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这已并非博克森首次谋求借壳上市。早在2020年6月,上市公司海南椰岛曾披露公告称,公司正在筹划以发行股份的方式收购博克森不低于80%的股份,本次交易预计会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此次交易可能构成重组上市。遗憾的是,该事项筹划逾一个月,在2020年7月22日宣告折戟。

    这也意味着近一年内博克森两度借壳告败。投融资专家许小恒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企业而言,频频谋求借壳上市,说明公司有上市意愿,借壳失败后也不排除企业会通过IPO方式进军资本市场。记者发现,博克森曾在2018年做了辅导备案登记,有意IPO,但之后便没了进展。

    九大问题曾遭追问

    在上述重组方案中,博克森盈利能力稳定性、应收账款增速较快等九大问题曾遭到监管层追问。

    重组预案显示,博克森收入来源包括体育赛事承办、赛事IP版权发行、广告综合运营,公司2018年、2019年和2020年营业收入分别为2.05亿元、3.6亿元和3.6亿元,净利润分别为7350万元、2.05亿元和1.6亿元,标的资产报告期内业绩增速较快。

    对此,深交所曾要求弘宇股份补充披露博克森各项业务板块的主要财务数据是否存在重大变化及具体原因;结合各板块业务模式、行业格局,具体说明公司三项业务的具体经营模式和盈利模式;结合报告期内各板块业务开展、毛利率波动、收入确认政策等,分析说明标的资产业绩2019年实现较大增幅的原因及合理性,并结合2020年业绩变动情况,说明标的资产盈利能力稳定性。

    另外,标的博克森借款逾期未还一事也是深交所追问的重点。公开资料显示,因博克森借款逾期未还,且刘小红夫妇提供担保承担连带责任等原因,刘小红、刘立新夫妇持有的博克森股权,以及博克森持有的北京魔创影音制作有限公司股权曾被广东省汕头市龙湖区人民法院冻结,刘立新持有的博克森股权因涉诉曾被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冻结。

    针对上述情况,深交所曾要求弘宇股份说明博克森借款逾期未还事项的具体情况,包括借款对象、借款金额、资金用途、未还金额、未偿还原因等。

    值得一提的是,预案显示,报告期内,博克森应收账款数额较大,随着公司业务的发展,公司整体应收账款有可能将继续增加。

    深交所曾要求弘宇股份补充披露报告期内标的资产应收账款的具体数据及前五大客户名称、金额、近年应收账款的回收情况;结合标的资产业务模式、信用政策、所处行业地位等,说明应收账款增速较快的原因;相关坏账准备计提是否充分合理。

    针对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致电弘宇股份董秘办公室进行采访,不过电话未有人接听。(记者 董亮 马换换)

    推荐内容

    光明会娱乐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