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vjlfn">
    <address id="vjlfn"><listing id="vjlfn"><progress id="vjlfn"></progress></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vjlfn"><address id="vjlfn"><listing id="vjlfn"></listing></address></address>

    <form id="vjlfn"><th id="vjlfn"><th id="vjlfn"></th></th></form>

    <em id="vjlfn"></em><noframes id="vjlfn">

    随着暑期的到来,各大OTA平台又打出了一张新牌,试图在国内旅游市场继续分羹。7月6日,飞猪宣布启动大西北目的地IP项目,还推出了超200条精品旅游线路,覆盖宁夏、陕西、甘肃、青海、新疆5个省域。

    其实,近一年来,飞猪已经在国内诸多目的地做布局。据了解,以川渝为例,飞猪除推介主题路线、官方玩法指南和直播外,还首创了“景点剧本杀”的玩法。同时,飞猪相关负责人还表示,云南和川渝目的地IP是以“超级目的地”的概念去做的,而这次大西北,则是上升到了目的地IP。

    其实,早在几年前,飞猪就在全球打造目的地IP,进入当时火热的出境游赛道抢夺客源。但随着疫情这只“黑天鹅”的降临,出境游停摆,从而迫使各旅企只能是深耕国内旅游市场。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早在2016年,飞猪就推出了芬兰“极光专线”。据了解,“极光专线”由飞猪和芬兰旅游局、芬兰航空独家合作推出,同时推出了极光专线9999元的青春版和12999元的豪华版两种机酒自由行套餐产品。

    此后,飞猪紧接着又推出了极地之旅。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飞猪在2018船季南极游包船4个船期,组织了2000名游客赴南极。一年后,飞猪又推出了南极专线2.0,而此次飞猪又包船了5个船期,包含新的航线、新的玩法。显然,飞猪的IP战略也给其带来了新的发展机遇。

    如今,尤其是在2020年疫情变化之后,出境游处于暂停状态,而国内旅游市场率先复苏,至此,飞猪又不得不把打造目的地IP的布局转向国内市场。

    在北京联合大学在线旅游研究中心主任杨彦锋看来,目前,受全球疫情影响,出境游和入境游的这部分消费暂时会向国内进行区域性的转移,旅游产品也会向国内转移。同时,在这种背景下,国内的大旅游目的地引来了发展的机遇,各旅企都会非常重视国内大型目的地的开发。此外,为了深度掌握目的地资源,各旅企就需要和政府进行品牌合作,这样不仅能够有效增强资源的力度,还能够强化在线旅游平台在消费者心目当中的权威度和影响力,所以更容易取得比较好的效果。

    事实上,分食国内旅游这块大蛋糕的OTA平台并不在少数,各旅企也都加紧布局国内市场,纷纷使出新招数招揽客源,就目前来看,国内旅游市场短兵相接的现象已不可避免。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同程艺龙于近日打出了一张新牌。在前不久正式宣布对爱电竞酒店的战略投资,投资额数千万元,此次投资主要用于爱电竞酒店品牌形象升级、营销推广和门店扩张。而此举也正是同程在旅游市场逐渐“年轻化”时,吸引年轻旅游群体的一种手段。

    同时,在“机+酒”自由行方面,同程也使出了“看家本领”。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继“空铁联运红色旅游”之后,同程航旅又在“航空+旅游”产业融合发展上继续深化,旗下湖南航空和同程旅游两大服务品牌近日联合推出了主打“机+酒”自由行的“鸿鹄旅行家”产品。据悉,线路主要包括湖南航空通航的长沙、成都等网红城市,以及云南、新疆、青海等热门旅游目的地。

    而另一边,携程更是持续深耕国内游市场。去年10月底,携程就喊出了“深耕国内”的口号,然而距离该战略发布不到半年时间,又在今年3月初发布了“旅游复兴2.0”计划。不仅如此,携程又马不停蹄地接连与地方旅游局加紧签约,其目的就是为了进一步捆绑地方旅游资源,为市场增加新的产品供给。同时,面对暑期市场,携程也同样上线了暑期盲盒等活动。近日,携程还在金寨落地了首个度假农庄,布局乡村旅游赛道。

    各家旅企也是在用不同的方式来解读国内旅游市场,加速旅游产品的创新,来进一步抢占更多的市场份额。由此可以预见,各旅企势必会在暑期来一场“血拼”。

    “在未来,像这些大的国内目的地有可能会越来越吃香,也会变成OTA在疫情防控新常态下竞争的主要战场。”杨彦锋还谈道,“未来谁能和政府的目的地资源推广结合得更紧密,探索出更好的政府推广目的地并取得成效,使消费者获得实惠,平台也会有深入的产品供给这三方共赢的局面,谁就有可能在这个大的国内目的地竞争当中取得先机。”(关子辰 吴其芸)

    推荐内容

    光明会娱乐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