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vjlfn">
    <address id="vjlfn"><listing id="vjlfn"><progress id="vjlfn"></progress></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vjlfn"><address id="vjlfn"><listing id="vjlfn"></listing></address></address>

    <form id="vjlfn"><th id="vjlfn"><th id="vjlfn"></th></th></form>

    <em id="vjlfn"></em><noframes id="vjlfn">

    自2021年政府工作报告部署后,小微企业支付手续费降费措施如今进一步落到实处。6月27日,北京商报记者采访发现,已有包括支付宝、财付通、银联商务、拉卡拉、易宝支付等在内的十余家支付公司响应降费措施,优惠和减免对象主要是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随着数字化发展,支付产业链费率降低已是大势所趋,不过在多重压力下,后续如何丰富收入与盈利来源,增强自身行业竞争力,仍是中小支付机构亟待思考的问题。

    多机构齐降价

    “严格推进和落实降费项目及降费要求”“三年内对符合条件的小微企业实施优惠或减免”“做好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等客户界定,做到‘应降尽降’”……据北京商报记者梳理,截至目前,包括支付宝、财付通、银联商务、拉卡拉、易宝支付、快钱等在内的十余家支付公司,已公开表态将降低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支付手续费。

    其中,支付宝方面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未来三年,收钱码提现继续免费,此外符合标准的商户可享受网络支付服务费优惠,最低打9折;财付通同样表示,将进一步加强对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等扶持力度,落实支付各项费用的优惠和减免措施,帮助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降低成本;度小满支付也表态称,从2021年9月30日起三年内,对符合条件的小微企业实施优惠或减免措施。

    除了公开表态的支付公司外,目前也有支付公司正在计划降费准备。一支付公司高管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该公司业务主要为to B,在此次政策出台后,公司已经对相关收费项目进行了系统梳理,梳理完之后主要会面向一些有降费空间的中小型商户,在产品服务费用和年费上做出降低措施,相关调整幅度会较监管政策要求的更大一些。

    支付机构的降费动作,来自于6月25日央行、银保监会、发改委、市场监管总局发布的《关于降低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支付手续费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该通知提出,银行卡清算机构协调成员机构,应对标准类商户借记卡发卡行服务费、网络服务费在现行政府指导价基础上实行9折优惠、封顶值维持不变,对优惠类商户发卡行服务费、网络服务费继续在现行政府指导价基础上实行7.8折优惠。收单机构应同步降低对商户的收单服务费,切实将发卡行、银行卡清算机构让利传导至商户。

    同日,中国支付清算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也发起《关于降低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支付手续费的倡议书》,鼓励支付机构对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有经营行为的个人等网络支付商户服务费实行优惠,优惠后价格不高于现行标准9折。鼓励支付机构对采用收款码收款的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有经营行为的个人免收支付账户提现手续费。

    兼顾生存与降费

    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是市场的毛细血管,关系亿万生计,而支付机构一系列降免措施,无异于一场“甘霖”,增加了前者的盈利空间和存活几率。

    金融科技专家苏筱芮表示,支付机构一系列手续费降价措施是为响应对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的支付支持,对于支付机构来说,一方面,较为优惠的支付费率,可以进一步稳定机构的小微客群;不过另一方面,降费也会对支付机构的手续费收入带来一定程度的影响。

    “总体看,大机构对降费措施更有底气,而收入模式较为单一、过度依赖支付手续费的支付机构,将面临压力。”苏筱芮补充道。

    此现象从6月27日北京商报记者通过多家支付机构的采访亦可窥出。记者注意到,自降费政策出台后,大部分支付机构纷纷响应降费政策,但也有少部分中小支付机构对此三缄其口。

    一支付行业资深从业人士告诉记者,支付市场寡头格局下,90%大商户被巨头垄断,很多中小支付机构都在错位发展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因为机构自身成本、盈利、竞争压力很大,收费水平也不高,因此在目前保本微利的阶段,如何进一步兼顾生存与降费,是一个重点考虑的问题。

    对于降费问题,支付行业资深分析师王蓬博则指出,降费政策体现了监管机构切实落实国务院要求,让利实体经济的决心。小微企业盈利空间增加,也增加了活下去的几率。行业技术一直在进步,数字化发展大大降低了银行业的人工成本和网点成本,包括硬件设备等成本都在逐年降低,所以支付费率从整条支付产业链的角度来讲,确实有下降的空间和可能性。但究竟应该由谁来承担降低的成本需要探讨。

    王蓬博直言道,“从整条产业链来看,支付机构是市场化最充分、利润占比最低的一环,此次降低费率,支付行业都要受到影响,两大支付巨头的规模最大,未来预计让利最多,但二者受到的影响可能反而不如收单机构,毕竟实际经营利润占比不同”。在王蓬博看来,银行的主营收入利润不在支付手续费等收入,这部分占有银行的利润比例很低,因此,银行侧适当对支付机构降费减负或是应有之义。

    盼银行降费减负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针对降费政策,通知同时要求,商业银行、非银行支付机构应当对支付手续费收费情况进行全面自查,清理重复、捆绑、无实质服务内容的收费项目,更不得采取先升后降、转嫁成本等方式变相提高支付手续费。

    苏筱芮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目前市场上仍存在支付定价随意、收费名目不透明等乱象,建议支付机构深入贯彻监管关于落实降低手续费的文件精神,从支付服务相关的宣传、运营、处理投诉等流程入手,优化客户体验、充分披露信息,使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切实体会到降费带来的支持力度。

    不过,也有机构提出,此次降费措施后,将会进一步加大中小机构生存压力,成本越来越高、收费越来越低,在此背景下,希望银行能适当对支付机构降费减负,并进一步提高备付金利息。

    苏筱芮称,降费措施出台后,对于头部支付而言影响不大,因为巨头通常拥有自己的生态圈,即便降低手续费,也会想办法为小微客户提供其他形式的增值服务;但中小支付机构业务模式较为单一,生态体系存在短板,在降费的冲击面前确实会表现出比巨头更强的脆弱性,因此,希望银行能适当对支付机构降费减负代表了中小支付机构的一种心声。

    “未来中小机构还是需要丰富收入模式与盈利来源,以支付为主体进行各类服务的延展,以增强自身的行业竞争力。”苏筱芮建议道。

    王蓬博则称,2016年以来,国家监管层加快了对行业乱象的清理整顿,出台超过20项政策法规对支付行业预付卡、备付金、条码支付等各项业务进行系统性监管,逐步清理产业链乱象,防范支付行业中潜在的金融风险,以合规引领行业良性竞争、有序发展。

    王蓬博认为,在强监管逐渐成为常态化的今天,第三方支付企业发展要以合规能力与风控能力为第一要务和核心竞争力,不能只在意眼前的利益,而要在基础性技术和科技创新上有长足的发展和建设。(记者 岳品瑜 刘四红)

    推荐内容

    光明会娱乐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